内需成为“主力担当”很给力

武汉资讯 浏览(750)

今年上半年国内需求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96.1%

。内需成为“主力军”是非常强大的。据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国内需求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96.1%,其中消费和投资分别占63.4%和32.7%。 消费和投资的稳步增长,特别是消费品市场的进一步扩大,对制造业、整个实体经济和普通人的生活产生了积极影响,这意味着中国消费驱动的发展模式初步形成。

进入新阶段消费有新亮点

中国消费升级进入新阶段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巍说,中国目前的消费增长有三个明显的特征首先,在商品消费领域,实现了从“无”到“一切”的转变 二是商品消费向服务消费的快速转变 第三,新的消费模式和新的消费领域层出不穷。"

今年以来,中国的消费数据也证实了王巍的观点

例如,商品消费升级 随着优质消费的普及,品牌、绿色和智能商品越来越受到消费者的青睐。 据商务部数据显示,上半年,重点零售企业一次能源消费空、一次能源消费冰箱和智能电视的销售增速分别高于空,冰箱和电视的整体增速分别为29.9%、15.4%和20.7%。

另一个例子是服务消费的快速发展。 上半年,国内旅游收入和游客人数分别为2.17万亿元和25.37亿人次,同比分别增长15.8%和13.5%。今年夏天的旅游市场继续快速增长。 上半年,全国票房收入271.8亿元,电影观众7.8亿人次,分别增长10.5%和7.8%

与此同时,互联网消费迅速增长 今年前八个月,全国网上零售额达到4251亿元,同比增长34.3%。 其中,非实物商品网上零售增长52.9% 这些新动能的增长也为经济增长注入了新的动力和活力。

此外,实体经济的复苏、共享消费的快速发展和移动支付的普及也是今年中国消费的亮点。

消除消费壁垒的潜力仍然很大。

随着消费在中国经济增长中的作用越来越大,如何进一步促进消费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 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内部贸易信息中心首席分析师李正波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限制消费扩张和产业升级的体制和机制障碍应当消除,国家统一市场和各市场主体之间的公平竞争应当保持。

李正波认为,消除制度障碍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一是通过改善消费政策和放宽市场准入来吸引社会投资,以补充消费品和服务的短缺。 特别是加大医疗、教育、文化、体育等社会领域对民间投资的开放力度,促进服务业发展,改善服务消费供给不足的现状。

二是加快建设统一的国家社会保障体系,以推进人口城市化为出发点,不断缩小流动人口户籍待遇差距,激发市场内部活力;建立和完善配套的社会救助体系,提高经济落后地区、贫困人群和其他弱势群体的消费能力

三是合理利用相关税收政策,包括消费税、环境税、燃油税、碳税等。并利用税收杠杆来引导研发资源和消费资源聚集到消费增长的新领域

王巍说,促进和扩大消费的主线应该是供给方面的结构性改革,这应该通过增加供给、弥补短板、促进开放和改善环境来进行。例如,发展中高档消费品制造业,促进各种消费品行业的发展,如质量和标准更高的消费品制造业 此外,有必要进一步加大进口力度,迫使国内制造业通过进口加快转型升级。

在消费中发挥主导作用,促进产业升级

促进消费,刺激内需。它将如何影响中国的制造业和实体经济?商务部研究院流通与消费研究所所长董超认为,扩大消费对中国引领产业升级、引导投资方向、促进下一阶段经济结构调整具有重要意义。

首先,从经济运行轨迹来看,居民消费结构的升级对产业发展起到了助推作用。 我国前两次消费升级分别对轻工业、纺织、家电、通信、电子、钢铁、机械制造等行业产生了强大的拉动力。 当前第三次消费升级推动了交通运输、教育文化、健康旅游等相关产业的发展。

其次,消费是投资的前提。只有围绕消费市场的变化趋势进行投资、创新和生产,才能最大限度地提高投资和创新的有效性,增强行业的竞争力和附加值。

此外,随着居民消费从注重提高生活水平向提高生活质量转变,从追求物质消费向追求精神消费和服务消费转变,从满足基本生存需求向追求人的全面发展转变,经济结构也将由第三产业主导,内部分工将进一步细化。

“新消费将发挥基本的主导作用 ”李正波说,消费升级的方向是产业升级的重要方向。它在相关工业发展、科技创新、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领域产生了新的投资和新的供给,并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和潜力空

李正波还强调,合理有效的投资也将在刺激内需方面发挥关键作用。合理有效的投资不仅是当前经济增长的动力之一,也是决定未来供给结构和经济结构、增强中长期经济发展潜力的关键因素 (记者冯启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