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房直子:最初,我们都是爱幻想的孩子,然后才长成无趣的大人

武汉资讯 浏览(1739)

  混童话2天前我要分享

  

  (以下内容“十点时光读书会”公众号授权转发)

  在这个夏末秋初,让我们一起回到安房直子通过文学构建的幻想森林,在薄薄的雾气中开始一段心灵的游历。

  在那里,我们或许会遇见童年时候的自己

  或许会明白自己孩子世界的秘密

  幻想会突破现实的篱笆

  赋予万物可能性

  弥合伤痛,击退困顿,消除误解

  安房直子:野菊花似的山间幻梦

  安房直子一生深居简出,甚至拒绝出门旅行。她29岁时,在长野县东边的轻井泽盖了一山间小屋,以后每年的夏天都在那里度过。

  日本女作家松谷美代子有一年夏天,曾乘车顺路去拜访安房直子的山间小屋。她发现,那是一个落叶松环抱的地方,一到早上,安房直子就会在院子里那张铺着白色桌布的桌子上写作……

  这样的一个住在森林的女作家,会给我们讲述怎样的故事呢?

  

  另一个国度:精灵和动物

  安房直子说,她之所以喜欢写幻想小说,是因为太喜欢在幻想与现实的境界之间那种微妙地变化着的彩虹一般的颜色,描绘那个境界线,让她着迷。

  她说,“将现实沉入幻想世界的底层,很难划分出一条明晰的现实与幻想的分界线”。

  也许,我们跟随着她步入森林里人迹罕至的一家旅馆,正在为旅馆的冷清担心,却发现这里黄昏时挤满了客人——全是小动物,旅馆女主人居然是一只能干的狐狸;也许我们在森林里迷路了,却凭借一个染了草木汁液颜色的指头,看到了故去的人,和平凡生活的歌谣......

  

  在安房直子的故事里,平淡和奇迹之间没有界限,人、动物、精灵之间没有界限,生者和死者之间没有界限。

  在现实中断裂的世界,在她的故事里弥合起来,怀疑、偏见消逝了,一个由幻想的蓝色充盈的世界,像泉水一样清凉、像野菊花一样美丽,充满了无法言说的合理性。也许世界本该如此。

  在安房直子的小小的世界里,小动物、精灵都有一副安然的态度,在他们看来,这个世界原本就是如此运转的,他们的社会,他们的爱人,他们的晚餐,他们的聚会,只是人类没有被邀请参与而已。

  重新发现一个世界:颜色和声音

  安房直子的故事,许多在大自然里发生,那里是一个色彩的世界。树木的颜色,花朵的颜色,天空的颜色;还有林间生活的色彩:裙子的颜色,布匹的颜色;菜肴的颜色,蛋糕的颜色;房屋的颜色,阳台的颜色。

  

  这么多的颜色,构筑起一个梦幻的底色,在这些颜色里,现实和梦想的分界线消融了,或者这就是安房直子所说的“微妙地变化着的彩虹一般的颜色”。

  在她的故事里,还有许多种声音,小鸟的歌声,麻雀的说话,狐狸的语言,豆腐店老板的喇叭声、旅馆音乐家的小号......

  当你进入她的世界的时候,这些声音让现实世界沉寂,而你会进入这些声音带来的真实的感受中,但那其中,往往还会有一丝淡淡的忧伤......

  幻想小说

  忘记现实和想象的界限

  “一旦长大,有些孩子就会告别童话,开始阅读幻想小说。

  童话一上来就会吵吵嚷嚷地告诉你,我是童话噢!幻想故事却会尽量隐蔽,不暴露自己的身份,故事往往就从现实世界的一件平凡而琐碎的小事开始写起,让你丧失警惕,然后慢慢地把你引入到一个又一个的幻想事件中,陷入故事的沼泽,它能让你在阅读它的时候,以为它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注】

  而对于大人来说,现实世界有时需要一个幻想的出口。幻想并非虚妄,而是一种可能性。只有不停止幻想的大人,才可能不断成长,才可能拥有真正的自由。

  所以,小孩和曾经的小孩,让我们一起在阅读中,忘掉现实和想象的界限。

  它是一次孩子们的自我发现之旅

  “有孩子说:在幻想小说里,你可以做任何你想要做的事,因为那是你的故事。”

  好的幻想小说都是成长小说,像民间故事一样,它长久不衰的魅力,在于它能帮助孩子处理成长过程中必须面对的内心冲突。

  它是一面镜子,能照出孩子的自我。

  它是孩子们演练内心冲突的一个舞台。

  它是一次孩子们自我发现之旅。”【注】

  

  “幻想小说不是要逃避现实,故事里的一切,都是对现实的折射。它让孩子们能够以一种令人振奋、创新的方式,来塑造和重建他们的世界。它带领孩子们远离他们所处的世界,给予他们探索和创造的自由,释放他们的想象力。

  有心理学家这样说:没有经历一个相信魔力的阶段,青少年就经受不起承认生活的艰苦磨难。”【注】

  所以我们选择了安房直子。在《哈利波特》让孩子们有了魔法学校的冒险之后,也许孩子们也想要安房直子的山野故事和小动物的陪伴。

  它是治愈大人们忧伤和浮躁的草药

  当我们是孩子的时候,我们一无所有,但似乎拥有整个世界。

  当我们长成大人的时候,我们有房有车,但常常感到一无所有。

  为什么?

  因为孩童时,我们拥有幻想,而长大后,我们丢失了想象力,用全部力量去弄清边界,建立规则,完成交易。我们在四周建立起高高的城墙,希望以此保护自己,拥有安全感。

  然而安全感似乎并未因此而建立,我们却无法再看到高墙外的风景。

  大人会生动起来,当他们重拾幻想,从现实世界的高墙里开一扇窗,开一扇门。或许世界在我们以为的现实之外,还可以延伸很远,或许我们只是画地为牢。

  

  当我们像孩子一样阅读幻想小说,当我们回到最初,当我们从安房直子的世界里看到那个“被狐狸染色的手指”里的世界,也许,我们不再被现实禁锢,也许我们会和世界讲和。

  毕竟,在我们以为的现实之外,居然还有那么多我们不曾知道的可能性,还有那么丰富的造物,还有那么多温柔的心灵和未曾见过的色彩,还有那么多善意的安排。

  安房直子是一剂清凉的草药,是现代人的一味清凉剂,让人心洗去铅华,裸露出真挚、纯然的本色。

  当孩子和大人一起,

  阅读同一本书,

  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场景。

  当大人的权威消解,

  当孩子把大人当作同伴,

  而不是监督者和教导者,

  当大人孩子因为一个共同的故事而平等交流,

  也许大人们会发现,

  在幻想的世界里,孩子才是我们的老师。

  注:此部分引号中内容,引用自安房直子系列图书出版社主编彭懿

  

  安房直子 日本着名的女性幻想小说作家

  十点时光读书会

  正在读 安房直子作品

  

  编者注:相信混童话的读者非常了解安房直子了,在混童话公号创办初期,我们就为小馄饨们介绍了大量的安房直子童话。很感谢“十点时光读书会”再度向我们推荐她的童话,希望我们每天都能听到这好美好感人的故事!

  收藏举报投诉

  

  (以下内容“十点时光读书会”公众号授权转发)

  在这个夏末秋初,让我们一起回到安房直子通过文学构建的幻想森林,在薄薄的雾气中开始一段心灵的游历。

  在那里,我们或许会遇见童年时候的自己

  或许会明白自己孩子世界的秘密

  幻想会突破现实的篱笆

  赋予万物可能性

  弥合伤痛,击退困顿,消除误解

  安房直子:野菊花似的山间幻梦

  安房直子一生深居简出,甚至拒绝出门旅行。她29岁时,在长野县东边的轻井泽盖了一山间小屋,以后每年的夏天都在那里度过。

  日本女作家松谷美代子有一年夏天,曾乘车顺路去拜访安房直子的山间小屋。她发现,那是一个落叶松环抱的地方,一到早上,安房直子就会在院子里那张铺着白色桌布的桌子上写作……

  这样的一个住在森林的女作家,会给我们讲述怎样的故事呢?

  

  另一个国度:精灵和动物

  安房直子说,她之所以喜欢写幻想小说,是因为太喜欢在幻想与现实的境界之间那种微妙地变化着的彩虹一般的颜色,描绘那个境界线,让她着迷。

  她说,“将现实沉入幻想世界的底层,很难划分出一条明晰的现实与幻想的分界线”。

  也许,我们跟随着她步入森林里人迹罕至的一家旅馆,正在为旅馆的冷清担心,却发现这里黄昏时挤满了客人——全是小动物,旅馆女主人居然是一只能干的狐狸;也许我们在森林里迷路了,却凭借一个染了草木汁液颜色的指头,看到了故去的人,和平凡生活的歌谣......

  

  在安房直子的故事里,平淡和奇迹之间没有界限,人、动物、精灵之间没有界限,生者和死者之间没有界限。

  在现实中断裂的世界,在她的故事里弥合起来,怀疑、偏见消逝了,一个由幻想的蓝色充盈的世界,像泉水一样清凉、像野菊花一样美丽,充满了无法言说的合理性。也许世界本该如此。

  在安房直子的小小的世界里,小动物、精灵都有一副安然的态度,在他们看来,这个世界原本就是如此运转的,他们的社会,他们的爱人,他们的晚餐,他们的聚会,只是人类没有被邀请参与而已。

  重新发现一个世界:颜色和声音

  安房直子的故事,许多在大自然里发生,那里是一个色彩的世界。树木的颜色,花朵的颜色,天空的颜色;还有林间生活的色彩:裙子的颜色,布匹的颜色;菜肴的颜色,蛋糕的颜色;房屋的颜色,阳台的颜色。

  

  这么多的颜色,构筑起一个梦幻的底色,在这些颜色里,现实和梦想的分界线消融了,或者这就是安房直子所说的“微妙地变化着的彩虹一般的颜色”。

  在她的故事里,还有许多种声音,小鸟的歌声,麻雀的说话,狐狸的语言,豆腐店老板的喇叭声、旅馆音乐家的小号......

  当你进入她的世界的时候,这些声音让现实世界沉寂,而你会进入这些声音带来的真实的感受中,但那其中,往往还会有一丝淡淡的忧伤......

  幻想小说

  忘记现实和想象的界限

  “一旦长大,有些孩子就会告别童话,开始阅读幻想小说。

  童话一上来就会吵吵嚷嚷地告诉你,我是童话噢!幻想故事却会尽量隐蔽,不暴露自己的身份,故事往往就从现实世界的一件平凡而琐碎的小事开始写起,让你丧失警惕,然后慢慢地把你引入到一个又一个的幻想事件中,陷入故事的沼泽,它能让你在阅读它的时候,以为它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注】

  而对于大人来说,现实世界有时需要一个幻想的出口。幻想并非虚妄,而是一种可能性。只有不停止幻想的大人,才可能不断成长,才可能拥有真正的自由。

  所以,小孩和曾经的小孩,让我们一起在阅读中,忘掉现实和想象的界限。

  它是一次孩子们的自我发现之旅

  “有孩子说:在幻想小说里,你可以做任何你想要做的事,因为那是你的故事。”

  好的幻想小说都是成长小说,像民间故事一样,它长久不衰的魅力,在于它能帮助孩子处理成长过程中必须面对的内心冲突。

  它是一面镜子,能照出孩子的自我。

  它是孩子们演练内心冲突的一个舞台。

  它是一次孩子们自我发现之旅。”【注】

  

  “幻想小说不是要逃避现实,故事里的一切,都是对现实的折射。它让孩子们能够以一种令人振奋、创新的方式,来塑造和重建他们的世界。它带领孩子们远离他们所处的世界,给予他们探索和创造的自由,释放他们的想象力。

  有心理学家这样说:没有经历一个相信魔力的阶段,青少年就经受不起承认生活的艰苦磨难。”【注】

  所以我们选择了安房直子。在《哈利波特》让孩子们有了魔法学校的冒险之后,也许孩子们也想要安房直子的山野故事和小动物的陪伴。

  它是治愈大人们忧伤和浮躁的草药

  当我们是孩子的时候,我们一无所有,但似乎拥有整个世界。

  当我们长成大人的时候,我们有房有车,但常常感到一无所有。

  为什么?

  因为孩童时,我们拥有幻想,而长大后,我们丢失了想象力,用全部力量去弄清边界,建立规则,完成交易。我们在四周建立起高高的城墙,希望以此保护自己,拥有安全感。

  然而安全感似乎并未因此而建立,我们却无法再看到高墙外的风景。

  大人会生动起来,当他们重拾幻想,从现实世界的高墙里开一扇窗,开一扇门。或许世界在我们以为的现实之外,还可以延伸很远,或许我们只是画地为牢。

  

  当我们像孩子一样阅读幻想小说,当我们回到最初,当我们从安房直子的世界里看到那个“被狐狸染色的手指”里的世界,也许,我们不再被现实禁锢,也许我们会和世界讲和。

  毕竟,在我们以为的现实之外,居然还有那么多我们不曾知道的可能性,还有那么丰富的造物,还有那么多温柔的心灵和未曾见过的色彩,还有那么多善意的安排。

  安房直子是一剂清凉的草药,是现代人的一味清凉剂,让人心洗去铅华,裸露出真挚、纯然的本色。

  当孩子和大人一起,

  阅读同一本书,

  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场景。

  当大人的权威消解,

  当孩子把大人当作同伴,

  而不是监督者和教导者,

  当大人孩子因为一个共同的故事而平等交流,

  也许大人们会发现,

  在幻想的世界里,孩子才是我们的老师。

  注:此部分引号中内容,引用自安房直子系列图书出版社主编彭懿

  

  安房直子 日本着名的女性幻想小说作家

  十点时光读书会

  正在读 安房直子作品

  

  编者注:相信混童话的读者非常了解安房直子了,在混童话公号创办初期,我们就为小馄饨们介绍了大量的安房直子童话。很感谢“十点时光读书会”再度向我们推荐她的童话,希望我们每天都能听到这好美好感人的故事!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www.sugys.com/bdslLW